大众娱乐新闻网,为您提供丰富的娱乐生活资讯,打造最全面的娱乐新闻网站!

大众娱乐新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时尚 > 李一桐 | 丰收之前

李一桐 | 丰收之前

时间:2020-12-18 15:2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点击:
李一桐 北京的9月,值得上秋高气爽四个字。穿过一整条古朴得能看到零星游客的国子监街,就到达了车辇胡同。女演员李一桐在这条胡同的一家民宿院子里度过了一下午的时光。 拍

 

李一桐 | 丰收之前

 

李一桐

北京的9月,值得上秋高气爽四个字。穿过一整条古朴得能看到零星游客的国子监街,就到达了车辇胡同。女演员李一桐在这条胡同的一家民宿院子里度过了一下午的时光。

拍摄尾声,天台上,天光尚明,青灰色的天空之下,更深色的灰瓦屋顶古朴一片,绿树成浓密的伞,是傍晚最有生机和最明亮的色彩。右边一处屋顶有一个深灰色的铁笼屋,都是咕咕扑棱着翅膀的鸽子,目光尽头灰粉色的霞光铺满天边。

李一桐站在镜头前,穿着黑西装黑裤,右手插着兜,抱着一束买来的黄色麦子。鸽子屋顶突然出现一朵被霞光染红的长缕云,女孩一声尖叫:“快看,棉花糖云朵!”摄影师的镜头记录了她在云朵之下古怪精灵的表情。头顶就是蓝悠悠的天空,带着静与悠远,有了天黑前面对苍茫夜色怀古念今的意味。

片刻,长缕云转瞬即逝,拍摄结束了。

离开的时候,胡同的夜幕要拉下,一排不起眼但价格不菲的四合院中间蹿出阵阵饭菜香气,透出灯光,有人在炒菜。李一桐带着惋惜,“四合院真是个好地方,楼房太冰冷了,总是有距离感,说不定住了若干年连邻居姓字名谁都不知道。”她还惦记着天台上拍下来的图片,“可以多给我一些吗?我要留一份。”

我们钻进了一辆接送她此次行程的商务车,穿梭在这条人来人往的胡同里,我们的聊天也启程了。

 

李一桐 | 丰收之前

 

李一桐

哭了好久

第一部戏《半妖倾城》杀青后的第二天,李一桐就要进入《射雕英雄传》剧组。两部戏同在横店,且罕见地在同一家酒店。换个剧组,对她来说只不过是房间从酒店4楼要搬到7楼。

搬家那一晚,整个剧组都撤离了,她的私人助理也因为有事回了家,整个酒店只有她孤零零一个人,“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我一个人抱着个箱子蹲在电梯口哭了好久。”

这是她做演员以来最忘不了的一幕。但在外人面前,她不那么情感细腻,人前她轻易不会露出“ 怕”或者“孤独”这一面。

前几天她生日,当天在拍摄,团队准备了惊喜,把蛋糕藏门口的地上,等她一收工,先让一个同事拉她去洗手间换衣服,把她稳住,然后其他人速速把蛋糕、礼物、音响都准备好,等她从洗手间出来,大家一起唱生日快乐给她惊喜。

计划倒是周密,可她去洗手间前就看到了门口放着的蛋糕,还蹲下来看了看,问:谁买的蛋糕。同事怪她,“被你破功了。”

在采访时说到这里,她笑了,“我没办法装作不知道。”或许也可以解释为,她不想要那种假装感动得眼泪汪汪的画面。

李一桐是个让人意外的女孩。

非科班出身、第一部戏就做了女主角,人们都对她充满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姑娘能有这样好的运气。若是第一次见面的人很容易被她的外在骗了,握住她柔弱无骨的手,以为面前笑着的这位又是个甜甜的女孩罢了,但说起话来,你会感到她骨子里的力量,女声低而稳,“我是山东姑娘,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小可爱。”

李一桐说自己的性格更像爸爸。“从小我就觉得哭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儿。哪怕是小时候和妈妈一起看《蓝色生死恋》这样催泪的电视连续剧,我都拼命掐着自己不让自己哭。”

11岁,她被父母送去深圳艺术学校开启跳舞之路,年轻女孩们贪吃又爱玩儿,有一次,全班女生结伴去沃尔玛买零食,回来被老师逮了个正着,为了让她们保持身材,老师规定所有练舞蹈的女孩不许吃零食,这次一举全歼,老师自然气得不行,于是就罚全班女生在凳子上下叉,前腿加高,抱后腿。女孩们哭成一片,男生跑来跑去,安慰也不是声援也不是,一群哭得通红的小脸中间,只有李一桐还在冲着他们傻笑。

那时她拍了自己压腿和练舞的照片寄回老家,算是报个平安。妈妈本就心疼她,看到这些照片,在家里大哭。此后的两个星期,妈妈几乎每天都会拿她照片出来,一边看一边哭。这些都是后来父亲告诉她的。

“我妈太敏感了,一件事情想老半天,心又很细,喜欢往里钻,我爸是那种比较大条的人,我性格像爸爸,也比较大条。大家都练舞蹈嘛,我也一样,我也没有更辛苦,没什么大不了的。”

训练再难,李一桐也从不抱怨,回家抱着妈妈哭的事儿她不干。母亲问她累不累,她只是摇了摇头说没什么的,跳舞可开心了。“我但凡跟我妈说一句,我想家,那就完了,估计她第一时间就会让我爸来把我接回去,之前算是白练了。”

------相关阅读----------------------------
阅读《李一桐 | 丰收之前》的同时阅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