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娱乐新闻网,为您提供丰富的娱乐生活资讯,打造最全面的娱乐新闻网站!

大众娱乐新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时尚 > 涂们 | 回家的人

涂们 | 回家的人

时间:2021-02-01 14:1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点击:
涂们 鄂温克族分三支:索伦部、通古斯和使鹿。 鄂温克族分三支:索伦部、通古斯和使鹿。通古斯搞畜牧业,使鹿饲养驯鹿。最大的一支就是索伦部,20 世纪50 年代中国做民族划分,

 

涂们 | 回家的人

 

涂们

鄂温克族分三支:索伦部、通古斯和使鹿。

鄂温克族分三支:索伦部、通古斯和使鹿。通古斯搞畜牧业,使鹿饲养驯鹿。最大的一支就是索伦部,20 世纪50 年代中国做民族划分,从索伦部里分出了达斡尔族和鄂伦春族,现在说索伦,就是鄂温克族的索伦。他们骁勇善战,满清时期就是战斗民族,打仗戍边。

涂们就属于这一支。直到前些年,部里的男人还都喜欢参军—这是民族基因,他们崇尚这个。“以前我们最帅的男孩就是摔跤冠军和驯马手。”涂们这么说。

2020 年秋天,一场采访被安排在北京的宾馆,记者问经纪人:“他现在还长居家乡吗?”拐过弯去,涂们已经在屋里站好了:身形健硕,一头花白的头发,狮子似的。有媒体写过他不好买衣服,蒙古族虎背宽肩,基因在他身上也得到了验证。

涂们的家在呼伦贝尔的海拉尔。他1960 年生人,年轻的时候他是剧团里的摔跤冠军,6 岁开始骑马,到现在还是一脚蹬上,有童子功。在县城上小学,摔跤是小伙伴的游戏,要比智慧,守规矩;骑马也是娱乐—70 年代,我国是世界上饲养马匹最多的国家,这个数据一直延续到1990 年。他所在的县里多数人骑马出行,每个单位都有马队。马每天要去河边喝一次水,马倌扔几把龙头,小孩都抢着去—马嚼子是很难得到,十几分钟路,孩子骑在光马背上,这叫铲骑。

80 年代风行上大学,涂们考了内蒙古大学的汉语系,出来是专科。赶上上海戏剧学院来内蒙古定向招生,去了就是本科,还能看看大上海什么样——涂们从知青带来的书里看到过上海:冒险家的乐园,十里洋场……他动了心。如果上戏没有定向招生,他应该在内蒙古大学念完书。这下,涂们去上戏学了表演。

“您会说吴语吗?”记者问。

“讲不清爽。”涂们说,又哈哈大笑,反问记者:“侬讲得来伐?”“讲”在这里发成“港”的音—就是吴语。他母语是鄂温克语,上小学分汉授生和蒙授生,他是汉授生,学会了汉语。现在蒙、达、鄂、汉各种语言他都会说。

在上海,涂们的第一感受是“上戏太小了”,几分钟从东门走到西门。那个年代,教职员工的数量远超学生,一个人配三四个老师。表演完全是另一个门类,涂们把它当游戏,不抵触。一年级演无实物小品,演抽烟、干针线活,有些枯燥。后来演人物,开始有趣了。

他干得不错。大三就演了自己的第一部戏,电影《成吉思汗》里的一个将军。表演自信在学校就解决过了:排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有一段戏中戏,仙后爱上了一头驴。涂们演驴,很多同学掐着点,到了那一段就去看。

一毕业他又回了内蒙古,进民族剧团—他们全班都是定向招生,回到家乡就是命运,毕业证都是到了内蒙古才发。剧团把这些学生整编成话剧队,在上戏,人人说他们是内蒙古班,回到内蒙古,人人都说他们是上海班。

 

涂们 | 回家的人

 

涂们

“当年我也是小鲜肉。”涂们这么说。

“当年我也是小鲜肉。”涂们这么说。当年他没想过自己能做主演,光知道自己将来是个话剧演员:“没毕业就有戏演,还要什么自行车?”但上舞台没多久就接到了影视片约—拍影视剧收入高,他也想振兴内蒙古的戏剧。

迄今为止,涂们职业生涯前期的角色可以简单粗暴地归纳为:英雄、王爷,可汗。他还演过成吉思汗,两次。

涂们是好演员,事业高峰当然有:1996 年,他在导演塞夫的电影《悲情布鲁克》里演草原汉子巴赖,电影得了第十六届“金鸡奖”的集体表演奖,他拿了东南亚国际电影节最佳男配角提名。

开拍之前,是塞夫拿着剧本去说服涂们,那时他已经演了《欢乐英雄》《阴阳界》两部电影,都是吴子牛的片子,金鸡百花上拿了几项大奖。塞夫的片子里,男一号定了,剩下由涂们任选。涂们选了男三号—为啥?因为男三发挥空间更大。

这部电影,流传最广的故事是涂们给角色设计了一场在战斗中拉屎的戏。那在当时可是大事。塞夫想表现人物的英雄气概,涂们的想法是:“你要是英雄什么都来得及做,你要不是英雄屎都会憋回去。”想法提出来就遭到质问。当时是胶片电影的年代,胶片由电影局给电影厂定量分配,比例通常是1:3—平均每场戏最多拍三条。

------相关阅读----------------------------
阅读《涂们 | 回家的人》的同时阅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