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娱乐新闻网,为您提供丰富的娱乐生活资讯,打造最全面的娱乐新闻网站!

大众娱乐新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时尚 > 邓伦 | 盛开

邓伦 | 盛开

时间:2021-04-23 17:3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点击:
邓伦 采访的地方距离安福路不过几百米,踱过去十分钟就能到。邓伦正坐在一张理发椅上,穿了件短袖T 恤,不远处取暖器对着他,暖气吹遍房间每一个角落。对邓伦来说,安福路再

 

邓伦 | 盛开

 

邓伦

采访的地方距离安福路不过几百米,踱过去十分钟就能到。邓伦正坐在一张理发椅上,穿了件短袖T 恤,不远处取暖器对着他,暖气吹遍房间每一个角落。对邓伦来说,安福路再熟悉不过了,那是位于上海戏剧学院后面的一条小马路。在上海,这种类型的小马路很多,路两边栽满了悬铃木,在夏日最茂盛的时候,它们轻而易举地将道路环抱其间,将人也裹挟着,邓伦说:“那让我很安全。”

“安全”这个词将经常闪现在这次与邓伦的交谈中,它既源自邓伦性格的深处,也引导着他的选择。

“正好是十年前,2011 年,我来这边上大学,”二十岁不到的邓伦从石家庄到上海,最难熬的就是没有暖气和空调的冬季。他不是一下子,而是逐渐爱上这座城市:“现在我长期生活在上海,加上读书的那四年,似乎怀有一种情感。”他记得从学校出来,经过华山路、长乐路,走到常熟路去乘地铁。如果愿意,就会经过安福路,安福路出名是沿街的咖啡厅、小酒吧和那座话剧艺术中心,“人坐在室外很和谐。如果在北方,天稍冷一点,大家都愿意坐在屋里;在上海,有太阳—像今天这样,即便气温不是特别高,也觉得暖和。那时午后,安福路没什么人,我觉得安静、踏实”。

 

邓伦 | 盛开

 

邓伦

即便到了今时今日,邓伦去安福路喝咖啡,也更愿意坐在路边,不去担心被路人认出来的可能,应该说,他没有刻意想过这件事:“我的心态不是这样的。我总觉得,大家的注意力不一定会放在我身上啊,所以不去想‘那个人是不是在看我’‘这个人是不是在拍我’。不不,心情不是这样的。”

他说得对。十年过去了,安福路已不是邓伦学生时代的模样,再回看自己,也诸多变化。网红在各处取景拍摄,即便普通人也有可能成为几分钟的“明星”,拍照架势比起艺人(或上戏那些未来的艺人)也不输阵,虽然我们让渡出部分的“安静”,但邓伦想来又很开心:“这样挺好,焦点就不在我的身上了啊。”

 

邓伦 | 盛开

 

邓伦

回想起,那时年轻气盛

大一的暑假,邓伦接拍了人生的第一部戏,《花非花雾非雾》。

“拍完第一部戏,我既不知道‘演员’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要不要真的做演员,像无头苍蝇一样,看到有机会就去试一下,没有想法,也没有对未来的规划。”他觉得,那时候“生活”

离自己太远了。最初拍戏的两三年里,邓伦只回过一两次家,天天在剧组待着,一部剧三十来场戏,拍上一个半月到两个月,杀青后第二天辗转到另一个组,“一觉睡醒,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在干什么,处于一种混乱状态”;碰见朋友或同学,聊天就围绕着“你那个戏拍得怎么样啊”“有没有什么戏拍啊”“后面哪儿有筹备什么戏吗”。

“当然,这都是现在回想起来的感觉,当时并不是这样的,完全不觉得苦。偶尔我也想,我是怎么做到的?怎么会那么要强呢?那时确实年轻气盛。”

 

邓伦 | 盛开

 

邓伦

“年轻气盛”这词儿,自然就让人想到邓伦在《加油,你是最棒的》中饰演的郝泽宇。很多采访,邓伦提到这个角色十分接近他本人“北漂”时的状态,“但我还是演得有点晚了,如果早三四年的话,我会演得更‘纯净’一点、更‘郝泽宇’一点,也许那时的演技不如现在,悟性不如现在,但更真实地贴合角色。我呈现出的郝泽宇还是相对冷静和理智了。”

回看二十一二岁的自己,邓伦就像是在观察某个角色:“不够冷静,也不是说冲动,是没思考。最简单的例子,这个杯子里倒的是什么,我不会问,拿起来就喝。对工作,只知道往前冲。现在我给自己多留一点思考空间。”

 

邓伦 | 盛开

 

邓伦

邓伦依旧怀念着那个状态的自己,虽然跟现在相比,那时的日子过得潦草了些,工作正处于迷茫混沌,但还是忍不住要怀念,他就是这样一个喜欢往回看的人,喜欢过去的人事物,“和成不成功没任何关系”。

“还好,拍完第一部戏后,虽然戏不多,我还是有戏拍。我还在体验。我很感谢当时给我机会的人。”真正认识“表演”是从《白鹿原》开始,“这两天我在网上看到《白鹿原》的片段,有些瞬间我都遗忘了,觉得‘演得还不错’。现在我会和那时候的角色‘学习’,那些瞬间的表演和眼神,很奇怪当时我是怎么抓住那个感觉的,我希望现在的‘邓伦’能记起来。”

------相关阅读----------------------------
阅读《邓伦 | 盛开》的同时阅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