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娱乐新闻网,为您提供丰富的娱乐生活资讯,打造最全面的娱乐新闻网站!

大众娱乐新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时尚 > 鹏飞 | 找到自己的风格了

鹏飞 | 找到自己的风格了

时间:2021-05-31 15:0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点击:
鹏飞 每年的奈良电影节都会从当年的获奖导演中选择一位,资助他在奈良拍摄一部电影,一切顺利的话,那电影会成为下一届电影节的开幕影片。 2018 年,鹏飞获得了这个机会。那一

 

鹏飞 | 找到自己的风格了

 

鹏飞

每年的奈良电影节都会从当年的获奖导演中选择一位,资助他在奈良拍摄一部电影,一切顺利的话,那电影会成为下一届电影节的开幕影片。

2018 年,鹏飞获得了这个机会。那一年,他的竞争对手有来自日本、葡萄牙和阿根廷的另外三位导演,大家都要在两周时间内提交一个剧本大纲,电影节根据大纲选定导演。“我不了解奈良,就待了电影节那六七天。但中日之间有太多故事可讲,如果我拍一个异国爱情或者留学生的故事,就有点儿浪费了。”在这之前,鹏飞拍了两部电影长片,一部是讲北漂生活的《地下香》,另一部《米花之味》讲的是云南少数民族地区留守儿童的故事。两部电影都以小人物和个体故事展开,但都有个大的社会和时代背景。“否则,故事就太薄了。”显然,即便是个半命题作文,即便在陌生的奈良,鹏飞也不想舍掉故事的厚度。

最终,给他灵感的是一本采访“日本遗孤”养父母的口述史。“几乎每个采访到最后都会问同一个问题——你的愿望是什么?多数人的回答都差不多,他们都想去日本看看他们的孩子,就算不知道他们在哪儿,也想去看看孩子的故乡是什么样子。”鹏飞被触动了,他想拍一部电影,来圆这些养父母的梦,尽管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带着这遗憾离开人世了。

这个题材打动了评委和日本制片人河濑直美,让鹏飞从四位导演中脱颖而出。筹备这部《又见奈良》期间,鹏飞断断续续在日本待了八个月。

“我不是一个好的编剧,坐在那儿真编不出来,就得去看、去体验,得来的东西才是最真实的。”这种为写剧本体验生活的创作方式,鹏飞从写处女作时就开始用了。

 

鹏飞 | 找到自己的风格了

 

鹏飞

当年写《地下香》前,他在北京租了间地下室。鹏飞是北京人,房子租在了他最熟悉的地段西直门附近,从3 岁到15 岁,他一直生活在那里,但一直不知道还有人住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地下室环境不太好,左右住的都是从外地来北京打工的人。阶层、文化水平甚至语言都不在一个体系里,怎么聊?“生聊、生闯,稍微熟了就主动搭讪。”鹏飞回忆,后来,电影里的很多生活细节都来自那段住地下室的经历。

《米花之味》更是一部依赖体验式创作的电影,云南的中缅边境村寨,那是鹏飞完全陌生的地方。“去到那儿就是命运。”说得有点玄,但的确是一种随机的缘分把他带去的。当时,拍了“北漂”的故事,鹏飞就想去“北漂”的老家,看看那些回到故乡的人和留守的人身上有什么故事。正好有认识的社工要去考察,鹏飞就一路跟去了。

那时,鹏飞也没想到,在中缅边境,他一待就是一年。“为拍电影体验生活最好的方式就是忘记你要拍电影,真正地去生活。”鹏飞试着让自己融入寨子里的生活,跟当地人晒得一样黑,在脸上涂金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学他们的舞蹈,跟着参加婚礼,还给人家当司机开过婚车。

这些体验生活和调研经历都在筹备《又见奈良》时派上了用场。一到奈良,鹏飞就在当地同事的介绍下,开始接触“日本遗孤”二代、三代,走进他们的家里聊天、喝茶,感受他们的生活。很多境况是鹏飞在读那些中国父母的口述史时没想到的。“那些‘日本遗孤’回到日本后,语言不通,生活和文化没法适应,会被边缘化,生活很困难。二代、三代同样面对这样的问题。”这些人的状态被附着在《又见奈良》寻找的“养女”身上,在电影里,观众能拼凑出这个群体的命运。

在奈良八个月的调研也让鹏飞找到了自己的主要人物和故事主线。这是一个关于“寻找”的故事,一个东北的遗孤母亲孤身来到日本,在一个二代遗孤和退休警察的陪伴下,寻找自己失联的养女。“这个人物关系很像我在日本筹备时的状态。”鹏飞说,当时,他就像那个对日本完全陌生的“奶奶”,一个陪同的翻译就像电影里通晓中日两种语言的二代遗孤小泽,通常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个当地政府人员做陪同,这就像电影里的退休警察。

 

鹏飞 | 找到自己的风格了

 

鹏飞

至于有“大锅盖”(信号接收器)的房子就是中国人的家,日本老人在清酒品鉴会上醉到救护车都来了,遗孤张口就唱起了京剧……这些构建电影的桥段和细节,很多也都来自鹏飞的日本体验。

------相关阅读----------------------------
阅读《鹏飞 | 找到自己的风格了》的同时阅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