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娱乐新闻网,为您提供丰富的娱乐生活资讯,打造最全面的娱乐新闻网站!

大众娱乐新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时尚 > 郎朗 | 舞台

郎朗 | 舞台

时间:2021-06-01 14:2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点击:
郎朗 粉色 我们在UCCA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见面。天已经黑了,展览《曹斐:时代舞台》第二天的展览也即将结束。 郎朗出现在初春的乍暖还寒里。吉娜怀孕之后,他更多地生活在上海

 

郎朗 | 舞台

 

郎朗

粉色

我们在UCCA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见面。天已经黑了,展览《曹斐:时代舞台》第二天的展览也即将结束。

郎朗出现在初春的乍暖还寒里。吉娜怀孕之后,他更多地生活在上海,家旁边是黄浦江,每天他都会在江边走走。

“我比较喜欢水,水是流动的。江边有很多人锻炼,也可以在江边的咖啡店坐着静思。”在上海,他觉得可以用脚步丈量这个城市的风貌,江河是流动的,灵感也常常在漫无目的的闲逛中获得,倾听身侧的声音。而在北京,他更喜欢胡同、四合院,常常开车到附近的停车场,然后再步行去到目的地。

改变也发生在日常生活中。以前他喜欢两种颜色,一个是黑色,另一个是深蓝色,都是比较古典深沉的颜色,但现在,他对了对手指,“我好像喜欢上了不那么深的颜色,喜欢比较浅的颜色”。

在他眼里,春天是粉色的,爱人吉娜是粉色的,孩子是奶白色的。

 

郎朗 | 舞台

 

郎朗

在他身上发生的一个显著变化,就是“变柔和了”。他自己也发现了这个变化,“我发现不光是我,我身边的朋友们,在婚后,特别是有了孩子之后变得很放松。原来都是霸气冷酷型的男生,现在人都变得柔软了,更多的应该也是心变柔和了。”

每天他都花一些时间弹琴给孩子听,吉娜也弹。一些灵动的音乐,主要是古典音乐,但也给他准备一些中国传统的民乐。“从娘胎里到现在,能感觉到他挺喜欢的,在这个环境里也很舒服,他已经很习惯我弹琴了。”一个多月大点的孩子,总跟着音乐手舞足蹈,郎朗还是像往常一样每天练习两个半小时琴,孩子还会作出反应,犯困了的时候,把小手搭在耳朵旁,这些细枝末节的变化都被郎朗看在眼里。

孩子的到来,为他带来了无限的灵感。“他在什么地方都给予我灵感,甚至我有了一种‘人生完美’的感觉,对,就是这种感觉,太好了。”钢琴是他最重要的事情,但现在,“为了孩子,我可以什么都停下来”。

他在准备一张新专辑,献给他的孩子—一张全都是他小时候最喜欢的动画的经典音乐合集:善良的白雪公主、努力掌握命运的美女与野兽,还有丛林间的狮子王,他把这些都加入了自己的理解。

他相信,通过黑白钢琴键描绘出来的那个世界,远比生活更加五彩斑斓。

 

郎朗 | 舞台

 

郎朗

城市

拍摄当天,郎朗从杭州飞到北京。平时他在上海和北京两地穿梭生活。他形容这两个曾是像是“互补”的关系,不止如此,“人和人之间都是互补的,她性格细腻,比较温顺、柔和,而我是那种性子比较急的,她总能把住我。”吉娜和郎朗相遇在柏林,约会的地点更多在巴黎。

“德国浪漫的城市是在慕尼黑和汉堡,古典音乐让柏林维也纳更强一点,而柏林给人后工业时代的感觉,有点赛博朋克,充斥着电子音乐。”在巴黎,他们俩总坐在塞纳河旁边的咖啡馆,看着流动的塞纳河,旁边坐着画师在画画。和他求学的纽约的感觉不一样—一个不太浪漫的城市,但很实用。

去年,他第一次在音乐会上演奏90 多分钟的咏叹调《哥德堡变奏曲》,在爱人吉娜的家乡威斯巴登演出。当最后的音符散去之后,铆足了劲儿喊了一句:Bravo !

郎朗是巴赫的拥趸。17 岁时,他背谱为艾森巴赫大师弹奏《哥德堡变奏曲》,“一战成名”,替补安德烈·瓦茨与芝加哥交响乐团合作,这段经历给音乐家留下了深深的回忆。后来他又依次求教于诠释巴赫的领军人物。多次结缘之后,他觉得录制的时机终于成熟了。时隔21 年,在他38 岁这一年,在柏林一个静谧的录音棚里,郎朗花了几天时间,录制了《哥德堡变奏曲》。

今年他准备在15 个国内的城市巡演,为国内的听众再次演奏《哥德堡变奏曲》,这首经典名曲历经了将近300 年的沉淀,经过一代又一代音乐人的抽丝剥茧,有了600 多张“哥德堡”唱片,也陪伴了郎朗一路的成长。而且这首曲子在中国的“群众基础”超乎郎朗的想象。

 

郎朗 | 舞台

 

郎朗

“以前觉得可能在北京和上海弹奏这个曲子就可以了,但在更多的搜索当中发现实际上有很多城市的朋友都想听这首曲子,这次去到呼和浩特、郑州、宁波等各种地方,所以从某点上来讲,它还是有一定的市场的。国内观众的审美水平已经到了一定份儿上了,这太好了。”

------相关阅读----------------------------
阅读《郎朗 | 舞台》的同时阅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