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娱乐新闻网,为您提供丰富的娱乐生活资讯,打造最全面的娱乐新闻网站!

大众娱乐新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时尚 > 任素汐 | 一颗种子

任素汐 | 一颗种子

时间:2021-06-11 16:1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点击:
任素汐 “没见过这么好的演员” 十年前,导演周申被同学请去看一部话剧,周申记得,剧情大概是说一个遇到了人生困境的女一号被不靠谱闺蜜开导的故事,带有一点儿喜剧成分。之

 

任素汐 | 一颗种子

 

任素汐

“没见过这么好的演员”

十年前,导演周申被同学请去看一部话剧,周申记得,剧情大概是说一个遇到了人生困境的女一号被不靠谱闺蜜开导的故事,带有一点儿喜剧成分。之所以这么多年还能记得,是因为戏中饰演女一号闺蜜的演员任素汐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我没有见过这么好的演员”。

后来,任素汐出演了由周申导演的电影《驴得水》中的女教师张一曼,并一举成名。后二人又合作了电影《半个喜剧》,任素汐依然是女一号的人选。

“我那天去看演出的时候其实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我都不知道有她,因为她演的是一个配角。我就看到了一个在舞台上和生活中一模一样的人,既是她自己,又是角色,”那份意外延续至今,周申在说起这段经历时仍会按捺不住兴奋地加快语速,“完全演出你自己就已经很难了,演员只要到了舞台上,多多少少就会有一点儿装腔作势,甭管是什么老艺术家也好,有灵气的新演员也好,我就没有见过在舞台上跟生活中一模一样的人。”

按照世界三大表演体系中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的要求:“要求演员不是好像存在于舞台上,而是真正存在于舞台上,不是在表演,而是在生活。”“我一直知道这个要求,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直到那天他在北京人艺二楼的小剧场里看到了舞台上演出的任素汐,“既是自己又是角色,等于说她一下子把这两步全做到了,我就很惊讶。”在这段不足三分钟的对话内,周申至少用了五个“没有见过”来强调这一表演要求的难度系数之高和任素汐给他带来的震撼之大。要知道,两年前,任素汐还只是周申眼中一个姑且称得上“优秀”的刚毕业的普通青年演员。

那时的任素汐还是万千北漂年轻人的一个典型缩影,每天追赶着末班公交,从这座庞大城市的外缘涌向市内,而当时这个身高1米73的长腿姑娘总是欠缺着那么一点儿小运气——那辆开往朝阳双井的669路公交车时常将她甩在身后,一骑绝尘而去,任素汐拔着长腿边追边喊:“你怎么就不能等等我呢?”

2012年,周申排演话剧《驴得水》,找来任素汐出演戏中女一号张一曼,一个充满争议的山村女教师。电影中的她奔放、自由,但却与所处环境格格不入。“一定得找她了,我真的觉得她是合适的演员。”周申暗暗下了决心。

2016年,话剧《驴得水》被改编为电影,口碑爆棚,年轻演员任素汐一举成名,并凭借该片获得腾讯视频星光大赏年度新锐电影演员奖 。之后《无名之辈》中陈建斌瘫痪的妹妹马嘉旗、《我和我的祖国》中的方敏、《半个喜剧》中的女主角莫默,每一部电影中的每一个角色都为她捧回了一座“最佳女主角”的奖杯。

对于演员而言,当你获得一定成就之后,片约就会像霍格沃茨寄给哈利·波特的录取通知一样雪花般飞进门。越过被疫情重创的影视寒冬,今年,任素汐将有包括《寻汉计》《我在他乡挺好的》等多部影视剧上映。

她再也不用去追那辆669了,排得满满当当的通告也不允许她再浪费二十分钟去等一班公交车。杂志拍摄期间,任素汐正在朝阳区的一处片场拍摄新片《我在他乡挺好的》,那是她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电视剧,挑战着其前所未有的工作量。下了戏的每一个空隙都会被其他工作瞬间填满,记者的问题还没答完便又被摄影师喊去趁着残存的日光拍照,录音笔里留下她转身而去时的一句无奈,“我今天是什么?碎片人吗?”

她已经成了新演员口中“德艺双馨的表演艺术家”,导演心目中非常期待的合作实力演员。在知道搭档和导演这么评价她时,任素汐有一丝不好意思地笑说,“哪儿有?都是商业互捧。”

电视剧《我在他乡挺好的》导演李漠是行业新锐力量,他对任素汐能来参演他的新剧表现出一副意外的惊喜,“我从来没想到任老师会来演我们的这部电视剧,是个挺幸运的事情。”

李漠觉得任素汐将其塑造的每一个人物都演得鲜活,包括这部剧中的都市职场女精英,那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与能力,“她不喜欢刻板的表演,对很多东西都很真挚,这些真挚和鲜活都让这个角色变得比剧本层面上更立体了。”李漠发现任素汐不会像大多数人们概念里的电视剧演员,对很多情境有预判,按照预判去演绎往往会有点儿死板。“觉得一个城市的白领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生气的时候应该是什么样子,有一些既定模式。”

------相关阅读----------------------------
阅读《任素汐 | 一颗种子》的同时阅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