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娱乐新闻网,为您提供丰富的娱乐生活资讯,打造最全面的娱乐新闻网站!

大众娱乐新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时尚 > 于和伟 | 戏水长流

于和伟 | 戏水长流

时间:2021-06-25 16:3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点击:
于和伟 于和伟提前看了《悬崖之上》,冰天雪地的凛冽感扑面而来。从头到尾都在下雪的电影,在世界影史上都不多见。他的杀青戏在雪乡的树林里,黎明之前,气温降到零下40 摄氏

 

于和伟 | 戏水长流

 

于和伟

于和伟提前看了《悬崖之上》,冰天雪地的凛冽感扑面而来。从头到尾都在下雪的电影,在世界影史上都不多见。他的杀青戏在雪乡的树林里,黎明之前,气温降到零下40 摄氏度。看着汽车沉入冰河,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在抖,控制不住地抖。

他的经验是吸一口气能让人镇定,但东北的空气极凉,吸一口都要炸肺。有一个场工那天没戴手套,冻得手上全是冰碴,马上被送到了医院。“过去说冬天能把耳朵冻掉,那太真实了,一上冻像脆肉似的,一掰,咔就断了。”

铺天盖地的雪,下出一种年代感。他时常晃神儿,想起从前的事。

 

于和伟 | 戏水长流

 

于和伟

雪一直下,是那年的故事

于和伟生长在辽宁抚顺,记忆中的故乡很冷。清晨从被窝里爬起来上学,气温低至零下33 摄氏度。他穿一件军大衣,妈妈跟在后面嘱咐:“把帽子戴上,别冻着。”十五六岁的年纪,正是耍帅的时候,头可断发型不能乱。他把军大衣的领子立起来,系上风纪扣。走出去几步,耳朵像被细针扎了几下,随后就没知觉了。

刚一进教室,同学看了他一眼:“你耳朵冻了。”他忙问怎么了,人告诉他,耳朵冻紫了,上面一圈都是黑紫的。东北孩子都有经验。他马上跑下楼,抓起两把雪捂在耳朵上慢慢搓,直至搓得发热,然后回去上课,没有再管它。大约十天之后,从耳朵上抠下来半个壳儿。

从此再不耍帅了,谁冷谁知道。“过去说天冷到滴水成冰,说撒尿要用棍儿敲,慢一点就冻上了,湿手不能碰铁,一碰下来就是一块肉,那都是真的。”话头一起,想起好多从前的事。当时号召支援农业、捡粪积肥,学校给每个学生派了定量,他们拿小筐捡粪带到学校,集中起来让公社拉走。

13 岁那年,家里搬入楼房。20 世纪80 年代的砖混,从一楼到六楼有一条垃圾道,用铁门挡着。每次倒垃圾,拿脚踢开那扇门,只听“轰隆隆”的声音一直响到楼下,夏天蚊蝇顺着上来,全是战斗力特强的,叮一下可了不得。当时东北是蒸汽供暖,分时段供应,一次两三个小时。热气一来所有暖气片卡啦卡啦响,表面温度接近100 摄氏度,手放在上面会烫一个泡,烤袜子一会儿就干了。“男孩的袜子脏,不洗,烤完了出来一个型,跟靴子似的。”很多从前困窘的事,现在想起来都有意思。

他对故乡的记忆就是冰雪,离家后去上戏读书,看见电视里演下雪都能发呆半天。“东北的雪很黏,落在身上不化,我们在有轨电车的站台上坐着,雪落在肩膀头上、膝盖上,生生淋成了雪人,只剩眉毛和嘴。”他觉得可兴奋了,半小时后车来了,大家拍落身上的雪去挤电车,哥哥要给他拍,他不让,“好玩嘛,小时候嘛”,带着一身雪进到电车里,不一会儿全化成水。

没有高铁的年代,坐直快到上海要29 小时,一想到那么远,车身一动就开始想家。“我以为我很没出息,后来问了,所有人都这样。”男孩迫切地想离家是真的,想回家也是真的。“你告诉他可能在这儿待一辈子,他蹦着高想出去;但你说一辈子回不来了,他蹦着高想回。我们这一代人出来闯的,都是这样,都是异乡人。”

 

于和伟 | 戏水长流

 

于和伟

要生活,要和另一种力量拉扯

去上戏之前,于和伟在北京短暂生活,安贞桥下有一对做川菜的夫妇,在那里于和伟第一次吃到水煮肉片。之后的很多年里,他到处寻找味道相似的食物。年龄越大,对嗅觉和味觉的记忆越深。“并不是它比别人家做得多好吃,就像珍珠翡翠白玉汤一样,你对它的记忆非常强烈。”

拍《悬崖之上》前,他减重5 斤。在那样凛冽的环境里,他觉得瘦一点更好。“演员挺痛苦的,吃是很大的乐趣,但不敢吃,我想胖太容易了,三四天就催起来。”时间长了形成一种习惯,吃饭稍微多了,心里就有负担。“我明天怎么办,明天少吃一点,可是今天吃多了,往往明天还会多。”

一边向往,一边节制,这样也好,总有另外一种力量的拉扯,是真实活着的人。近来做饭让他有愉悦感,是生活分出的小兴致。尤其是做得好吃的时候,像表演一样,他会看别人的反应。“去外面吃不一定吃到随你心的味道,要想办法自己做,年轻一点的时候没有这种感觉,现在挺好的。”

------相关阅读----------------------------
阅读《于和伟 | 戏水长流》的同时阅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最新内容